分享到:

“求醫旅館”催生配套商戶 特殊短租房市场如何管

“求醫旅館”催生配套商戶 特殊短租房市场如何管

2021年07月20日 08:15 來源:中國青年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

  經濟調查

  “求醫旅館”:特殊短租房市場如何管

  抗癌“滬漂”不僅拉動了腫瘤醫院周邊的短租房市場,也催生出配套的共享廚房、假發店、短租物資商鋪等各種業態。對“求醫旅館”及其配套産業,如何規範治理,成爲擺在都市治理者面前的新課題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10平方米的房間內,標配兩張床和一台電視機,租金按天結算,每天100元到300元不等,房源由幾名非挂牌中介調配……近年來,大量腫瘤患者到上海求醫,由于醫療資源有限、排隊治療周期長、患者經濟拮據等原因,複旦大學附屬腫瘤醫院周邊出現一種被稱作“求醫旅館”的特殊短租房。

  最近一段时间,随着上海租房市场的整体向好,这些“求医旅馆”的房租也泛起了较大幅度上涨。在一家正规中介的网站上,记者看到,复旦肿瘤医院四周的东安一村、二村、三村均处于无房状态,最近一次挂牌,是东安三村一套60平方米的房産,租金8500元。

  “這裏比徐彙區其他地方都貴,沒辦法,方便治病。這裏是剛需。”中介人員小王告訴記者,複旦腫瘤醫院周邊幾乎全是短租房,“250元一天一間房,60平方米3間房每天可以收入750元,遠比月租賺得多,而且供不應求。”

  住院難、排隊久,短租成剛需

  複旦腫瘤醫院徐彙院區位于上海市東安路,每年超過百萬人次的腫瘤患者到此就診,其中包罗大量外地求醫者。據醫院官網介紹,2019年醫院門診量達到157.29萬人次,住院10.07萬人次,手術5.14萬人次,出院者平均住院日4.9天,醫院運營效率位居全國腫瘤專科醫院前茅。

  以這家醫院的核磁共振檢查爲例,記者在檢查大廳裏看到,患者多數在15-20天前就進行了預約。在這15-20天裏的排隊空窗期,他們只好選擇在四周住下來。一些患者告訴記者,因爲醫院住院部床位有限,只能優先照顧即將手術或者情況危重的病人,日常治療通常被部署在門診部進行。因此,這部门進行日常治療的患者,也需要在醫院周邊短租過渡。

  大部门患者選擇到周邊老舊小區內的“求醫旅館”租住。53歲的莊一熙(假名)乳腺癌術後已有5年,這幾年她數次從雲南老家來到複旦腫瘤醫院就醫治療,已入住過東安路四周的多個小區。

  “東安一村、二村、三村....。。都住過,價格貴、條件差,但沒辦法,這離醫院近。”她所說的這3個小區,是東安路上目前最炙手可熱的“求醫旅館”小區。

  在距離醫院最近的東安三村,記者看到,有许多術後行動未便的病人在小區內居民活動花壇四周鍛煉。“我現在就感覺沒力氣。少走一步,少一分痛苦。”租住在這裏的患者鄒丹霞(假名)是江西人,去年年初她被查出胃腸道癌,幾天前她開始接受放化療,伴隨惡心、嘔吐、脫發、乏力、骨髓抑制等一系列副作用,“現在行動未便,幸虧多花點錢住在醫院隔邻。否则每天去醫院吃不用。”

  一個“房東”手握數十套房

  东安路地铁站出口处,每天都有10余名中年妇女长时间在此停驻,她们手拿一沓印有电话号码的卡片,向来往路人介绍自家房源。这些房源没有挂靠任何一家衡宇租赁中介平台,是通过私下收拢产权人的房源,再集中调配出租。虽然这些人可能没有一套自有房産,但租客们都称他们为“房东”。

  多數“房東”都告訴記者,自己手握數十套房源,且不僅限于一個小區,更有差异價位層級、差异設施條件的房源可供選擇。

  東安三村的“房東”小華2017年8月從老家福建來到上海,偶然從朋友口中得知了這個龐大的租房市場後,決定“入局”。數年經營下來,他手中已有90間房可供出租。如今,他已經將妻兒和丈母娘接到上海居住。白昼,他忙于事情,把攬客的任務交給妻子和丈母娘。

  拖家带口,是东安路“房东”们的常态。老袁的微信名备注是“东安二村 364 弄某某室”,他今年50岁,平时卖力统筹房源和收房租,而他的爱人则卖力给每套屋子换洗床单、扫除公共区域,他的小姑子卖力发卡片和带看。

  记者注意到,由于租赁双方通过非正规途径交易,“房东”们无法与租客签订任何正式条约。患者庄一熙向记者展示了一条微信聊天信息——“30日期(起)星期六待住,4号后140一天15天起空调另算”——这是东安二村某“房东”发给她的, 这句没有标点甚至带有错别字的短信,是她此次租赁唯一的“凭证”。

  東安路沿線小區大多建于上世紀八九十年代,小區規模500-3000戶不等,戶型擁擠、裝修老舊,50平方米上下的衡宇,多数被离开出3間,住6人,患者和陪護家屬各占一半。個別衡宇把儲存室等空間革新成了居住隔間,隔間內沒有窗戶和空調,有的甚至僅用一道推拉門與走道离开。

  人員雜、噪音大、空間小,給不少需要靜心休養的術後患者帶來了苦惱。2015年,這裏甚至被媒體爆出一個屋子被隔出9個“格子間”、屋子裏不足6平方米的陽台被革新成客房的極端案例。

  有患者告訴記者,公共區域的清潔衛生是一個“大問題”,甚至有患者体现在廚房裏抓到過老鼠。莊一熙介紹,她租住的衡宇裏,公共冰箱使用頻繁,又長期缺乏清理,已經變得肮髒不堪。她經常在冰箱裏生存注射藥劑,但冰箱经常殘留著沒吃完的菜根果皮,“放在一起不知道會不會有汙染。”

  “求醫旅館”催生配套商戶

  抗癌“滬漂”不僅拉動了東安路周邊的短租房市場,也催生出配套的共享廚房、假發店、短租物資商鋪等各種業態。

  在東安一村,一間位于一樓的住房鑿開了外牆,被革新成了“共享廚房”。來這裏做飯的,都是四周的病人和家屬。

  “共享廚房”的經營者小冬已經在這裏做了12年生意,除了給患者及其家屬提供一個烹饪的地方,她也負責代加工。“想吃什麽就做什麽”“爲醫友提供專業的飯菜加工,炖湯與飯菜代加工服務”,小冬的名片上把她能做的活兒全都寫了一遍。她把名片盒放到了廚房窗台上,並且立上了醒目的招牌,窗戶上還列出了代加工的菜品及價格。

  走進廚房,兩排密集排列的爐竈一字排開,醬油、香醋、辣椒醬等調料兼顧南北口味,各種規格的炊具也一應俱全。除了一些家常菜,小冬還專門推出了幾款針對腫瘤患者的食物——“五紅湯(升血小板特別有功效)15元/份;黃鳝骨頭湯(升白細胞特別有功效)15元/份”。

  此外,還有一些專門因腫瘤患者特殊需求出現的商戶。複旦腫瘤醫院周邊,至少有3家假發店,假發售價在幾百元到幾千元不等,銷量可觀。

  周邊的便利店還有爲患者准備的寬松睡衣、爲陪護家屬准備的折疊椅,臉盆、夜壺、床上三件套等應有盡有。一家百貨店老板告訴記者,這些都是“求醫旅館”住戶最需要的生活物資,“需要的人多,我們就多進一點。”

  根據2020年全國腫瘤登記監測點的上報數據,我國每年新發癌症病例約392.9萬例,發病率接近世界平均水平。由于醫療資源在地區間漫衍不均,像抗癌“滬漂”這樣湧入多数会的異地就醫群體越來越多。

  除上外洋,北京、廣州、西安、南京等都市的大型腫瘤醫院周圍都有類似的“求醫旅館”。這一特殊短租房市場的出現,一方面方便了腫瘤患者,另一方面也存在宁静隱患。“房東”們進行非正規租賃經營、違規革新衡宇,而群租居住、共享廚房也存在宁静衛生隱患,租客間矛盾糾紛等也時有發生。

  如何對大型醫院周邊短租房市場進行規範化治理,同時兼顧保障異地就醫人員的基本生活需求,成爲擺在都市治理者面前的新課題。

  实习生 马庆隆 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王烨捷 來源:中國青年報

  2021年07月20日 05 版

【編輯:王詩堯】
關于我們 | About us | 聯系我們 | 廣告服務 | 供稿服務 | 执法聲明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地图
 | 留言反饋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澳博国际看法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複制及建设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执法責任。
[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(0106168)] [京ICP證040655號] [京公网安备:110102003042-1] [京ICP備05004340號-1] 总机:86-10-87826688

Copyright ©1999- 2021 xihaihe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热门关键词: 澳博棋牌官网 澳门澳博集团app下载 澳博国际app 澳博在线官网娱乐游戏 澳博手机投注官网 澳博国际官网 澳博国际开户 澳博国际控股 澳博app下载 澳博国际网址